2014年05月21日

大师重聚再现金银细工九龙酒具明年打造全新作品

  古城扬州拥有众多非遗文化,其中金银细工唐以前便已出现,近年来传承者甚微。昨日,记者走进江都邵伯镇,曾经的十位金银细工大师再度聚首,正在重新制作上世纪70年代江都金属工艺厂首件出口国外的金银细工作品——“九龙酒具”。与此同时,他们正在设计一件新作——“春江花月夜”,预计明年底完成。

  当记者走进江都邵伯镇的一处荒废的校舍,室内传来了一阵阵金属敲击声。这里会聚了十位金银细工大师,其中最“年轻”的已有58岁。他们都曾是江都金属工艺厂的工人,从他们手中做出来的金银细工作品,99%都出口到了海外,其中一些成了国外皇室的收藏品。2000年,江都金属工艺厂改制,这些拥有一手金银细工绝活的师傅们无奈成为了工人。今年初,他们回归了金银细工制作。

  这半年来,十位金银细工师傅正在制作一套“九龙酒具”。这套金银细工制品可谓当代金银细工的代表作之一。早在上世纪70年,江都金属工艺厂创办之初,这套金银细工制品是首套销往海外的作品。精致的工艺,精美的造型,奢华的装饰,受到了国外上流社会的青睐,其中不乏一些皇室人员。

  扬州三江银金艺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利民说,他的哥哥当年是江都金属工艺厂的工人,他经常去哥哥工作的地方。看到那些金银细工作品,沈利民有着深入骨髓的情怀。今年初,沈利民将在成都工作生活了近20年的常广华邀请回来,当年,常广华在江都金属工艺厂担任过设计师、厂长。后来前往成都,开设了一家木雕工作室,这一去就是近20年。

  金银细工不是个单打独斗的非遗项目,需要会聚一帮人来制作,一人做一部分,最终组合起来,成为一个整体。于是,常广华回到江都后,和沈利民一起登门拜访了曾经的老工友。在常广华的号召下,江都仅存的10位金银细工大师重新聚首。

  常广华和沈利民在多番商议后,决定制作的第一件作品就是“九龙酒具”。“金银细工是个精细活,就拿一个九龙杯来说吧,里外两层镶嵌,外面一层银板需要錾刻出龙纹,每一下都需要很仔细,毕竟错了就很难再改了。这套九龙酒具最大的难度在于将金银细工的十几道技法都用到了。”常广华说,这次在九龙杯的底部做了一些改动,底部的水晶里有一条龙,看很难看清,杯中倒入液体,灵动的龙纹,仿佛即将跃出。这就需要师傅们精细的手艺来完成了。与此同时,这也是在传统的基础之上,进行了一次创新。沈利民告诉记者,他们希望古老艺术保持本真的同时,能够有所创新。

  在工厂里,沈利民拿出了一个已经完工的九龙杯未镶嵌好的九龙壶以及一件完工的战马。沈利民告诉记者,十位师傅已经制作了半年了。

  “为了重现这套‘九龙酒具’,我们从藏家手中借来了一件当年的残次品作参考。”沈利民说,在重现“九龙酒具”的同时,他们还进行了提升,比如对壶身两侧的龙形把手的造型做了提高,使其更加活灵活现。金银细工一直有南北差异,北方重掐丝,南方擅实镶。为了更好地继承和传承金银细工,他们在全新打造的作品中,将两种技艺进行了有机结合。

  据介绍,在今年初以前,他就想这些大师傅年纪越来越大,未来这些大师傅们不在了,这门手艺也就要失传了。因此,沈利民在邀请大师傅们在制作金银细工作品的同时,还想走进艺术类高校,宣传金银细工,让更多的年青一代了解金银细工,如有年轻人有兴趣,大师们会传授制作技艺。如此,才能让金银细工的手艺一代代地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走进工作室,大师傅们都在低头制作手中的活计。这是他们多年来引以为豪的手艺,做起来自然格外用心。今年65岁的丁翌明专事錾刻,其手艺在国内錾刻界算得上前列。他坐在位子上,手拿工具,正在精心地錾刻着纹。

  在常广华的桌上有一本绿色皮革封面的本子,陪伴了他近40个年头,其中画有他设计的司马拉车。当年,兵马俑刚刚开始发掘,常广华代表江苏省,前往西安,花了10天绘制了兵马俑和马车,回来后便设计了司马拉车,获得了当年的全国百花金,并在巴拿马博览会上获得铜。

  在常广华工作室的墙面上,记者看到一幅手绘图纸,底部是龙,中间则是一个绘有飞鹤的半圆,顶部是一个八瓣的。常广华告诉记者,这是耗时四个月完成的“春江花月夜”的设计图。据沈利民介绍,今年初,他们在一起商议时,就达成了一个共识,不仅要重现当年的精品,还要打造全新作品,而“春江花月夜”就是这个全新作品,预计明年底打造完成。

  据沈利民介绍,“春江花月夜”的底部采用了龙的设计,代表了从扬州经过的水流:长江、淮河、运河。采用全银打造出三龙向上喷水的效果,托举起一个月亮,月亮里面绘有扬州十景,其中包括当代扬州景观万福大桥等。外部则雕刻数只飞鹤,以及一幅藏于故宫博物馆的绘画。此外,顶部是一个可以打开的八瓣,顶用宝石固定,取下宝石,则打开,中间是一个圆雕的文昌阁,瓣上则平雕了文峰寺等扬州知名景观。

  “这是我们重新涉足金银细工之后,为扬州献上的第一份礼物。”常广华说,这件作品的难度还是很高的,首先是要用白银制作出水浪的效果,并且足够支撑起的重量,而文昌阁的制作还需要实地勘察,力图将文昌阁的每一个细节都打造出来,包括其中的榫卯等古老技法。其次,金银细工向来制作小摆件,这件作品完成后将有一米多的高度,对于制作者的要求极高,每一个纹的雕刻,宝石的镶嵌等,都需要制作者具有精益求精的态度,精湛的技艺。

  近年来,一直有声音在呼吁,希望非遗文化可以走进寻常百姓家。沈利民告诉记者,在金银细工的打造上,他们在聚焦高档的精品之作外,还想要打造贴近百姓的作品,比如花丝果盘,采用银丝绞制成螺旋丝,一个个拼接盘状。

  “金银细工在唐朝之前出现以来,除了打造精致的摆件,还会制作精细的首饰。”沈利民说,近期,他们也制作了几件首饰,在相熟的朋友间受到了很大的肯定。而像果盘这些生活用具则是将非遗与日常生活相融合,这才会让非遗文化有长久的生命力。